喜欢你眼神的锐气,嘴角的笑意,都是我最爱的少年心气。

-丑八怪-【30】

啊啊啊啊太好看了!!!我最近最喜欢的连载!!!!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王俊凯爷爷和乔耀说话,王俊凯想王源飞奔回寝室。


--------------------


时光回溯到多年前某个静谧的深夜,那时黢黑统治密闭的空间,小小的王俊凯倚坐在冰冷的铁门门口,而一扇门后的那端,间隔几厘米铁壁的那端,稚嫩的声音透过狭小的窗口,如一道微光,好巧不巧地,追落在自己敏感的心间,照得一室明亮,唤得一夜心安。


 


犹如此时这般。


 


“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然而王俊凯话音刚落,不远处便传来脚步声,突如其来的力道压在胸口,伴随着王俊凯向后的一下踉跄,王源一声不吭地瞟了他一眼就把门嘭地关上,王俊凯干站在门口,才想起自己是在半个人还挂在走廊外面的情况,就胆大妄为地亲了王源,他肯定又被自己唐突的亲热气到了。


 


结果是自己还没来得及问明天去画室的事,就被屋里那人给推了出来。


 


就当他唉声叹气准备回自己房间时,他看到隔几个屋有人走过来,抬手就要敲王源的房门。


 


“你干什么?!”


 


那人没注意到门前的黑影,等看清楚是王俊凯后,整个人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我刚找王源借了根蜡烛,现在用不着了,还给他。”


王俊凯眉头一皱,呵斥了句:


 


“谁准你找他借东西的!”


 


那同学不明就里,刚才他就听到这边传来一阵闷响,现下看来应该是王俊凯又来找王源茬,虽然胆小,但拿人东西手软,那同学忍不住出声为王源反驳,


 


“王源同学挺好的,您别这么看不来他。”


“我看来不他?!”王俊凯发火,“你给我拿过来!”


“什么?”


“蜡烛!”


 


那人只好一边瑟瑟发抖一边把蜡烛递给王俊凯,王俊凯揣在手心里,回头强调,


 


“以后他的东西不准用听到没!”


 


等王俊凯走远后,那同学回寝室忍不住跟室友抱怨,


 


“想要蜡烛直说啊。”


“你在说什么?”


“我刚去还蜡烛,结果倒霉撞上王俊凯了,鬼知道他脾气那么大,估计找王源借蜡烛人没理他,直接把蜡烛抢走了。”


“这么凶?他们关系又变恶劣了?”


“我看是吧!不过我要是学霸我也看不来这家伙。怎么?长得帅了不起?会打架了不起?家财万贯了不起?”


室友小心翼翼地提醒,“好像是有点了不起诶。”


“闭嘴吧你!”


 


周六董乐的画室一般10:00开课,王源习惯早早出门,此时,清早的街道尚未忙碌,冬日过后,嫩芽又到了在枝杈间萌发的时刻,一个个探出小脑袋尖,亟待早日葱郁的刹那,夜深凝结的水露悄声无息地落在地面,晕出深深浅浅的点滴,回暖的气温吹拂着大地,昭示着万众憧憬的春暖花开正伴随着和煦的日光步步归来。


 


在路上,王源习惯观察身边的人事好为今天的课业做准备,所以未曾注意到与往日不同的日常,直到进了画室,站在门口的董乐瞟了他一眼,又忍不住朝他身后看了一眼,开口问道,


 


“你今天带同学来了?”


“啊?”


董乐扬扬头示意王源看身后。


 


两人视线纷纷落在身后多出来的人身上,只见王俊凯佯装若无其事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王源立马蹙眉走向他,


“你怎么来了?”


“怎么?这画室我还不能来了?”王俊凯厚着脸皮左顾右盼,“我来学画画的。”


“你?”


“怎么,不行吗?”王俊凯绕过王源去跟董乐说话,“老师,这边一堂课多少钱,我报了。”


“我可不是谁都教的。”董乐擦着手中的陶瓷杯,连看都没看王俊凯,“有天赋的我不收钱也教,没天赋的再多钱也不教。”


 


“那我有天赋吗?”


 


董乐笑了笑,突然探头冲王源喊了声,“小源,你这位朋友有天赋吗?”


王源面无表情道,“一点都没有。”


“呢。”董乐含笑示意,“小源同学回答了。”


“王源!”


“王俊凯你别闹了,回去吧。”


“我不是在闹,我实在担心你,你看他,虽然长得一副老好人的脸,人高马大却穿着个粉红色毛衣,一看就gay…”


“你这小朋友怎么回事,我一看就什么?”董乐不满地放下杯子,“这粉红色毛衣我女朋友买的,怎么你了?”


“我…”王俊凯一时语塞,突然他像是抓到了重点一般,双眼瞠大,


“你有女朋友?”


董乐无语道,“不然呢?”


“那也不行。”王俊凯斩钉截铁,“任凌岑会来。”


“哎这位帅哥,我看你过来不是来学画画的吧。”董乐再迟钝也察觉到眼前两人之间诡异的氛围,一时间狐疑的眼神在他们之间乱窜。


“怎么?小两口吵架?”


 


对视的眼神难得的多了几分慌张,王源嘴巴动了动,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驳,再看向王俊凯,虽然整个人没出声承认没否认,憋着傻笑的样子倒是把心思写的明明白白。董乐这话一说正戳王俊凯意,他不禁对这个识相的画家平添几分好感。


 


“我这呢,不是妇联,不是看管所,更不是情感咨询中心!”董乐摩挲着光洁的下巴,故作严肃,“不过呢,你要是真的有意了解绘画,我也不是不能放你旁听,反正我跟小源是一对一教学,就看你诚意了。”


 


“我很有诚意的。”王俊凯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脯。


 


“那这样吧,我给你个鸡蛋,今天你就画它,画到我满意为止。”


“鸡..鸡蛋?”王俊凯挠了挠耳廓,“你当我是毕加索呢画鸡蛋。”


“那是达芬奇。”王源默默纠正。


“你到底画不画?”董乐一副不画拉倒的态度。


“画画画!”王俊凯一把抢过董乐手心的鸡蛋,率先进了画室。


“老师。”王源喊住跟在王俊凯身后的董乐,不解地开口,“为什么答应他?”


“王源,作品往往是作画之人表达情绪的出口,你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吗?”


“什么?”


“你之前呈现出的作品都让人感觉不到情绪。我想看到你不一样的诠释。”


王源愣了愣,眼神飘向室内与这里格格不入的人,“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董乐回想王源方才毫无自觉的神情,忍俊不禁地拍了拍王源的肩膀,“那就得问你自己了。”


 


留不知所措的王源兀自思寻,董乐进教室便按住坐立不安的王俊凯,看了两眼王俊凯草草画下的那颗蛋,即刻便丝毫不给面子的轮番轰炸,


 


“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丑的鸡蛋,我隔壁3岁小孩都比你画的好!”


“你这张画了有10秒钟吗?”


“谁准你用马克笔画的!铅笔,用铅笔!”


“你这基础烂成这样下次别来了,浪费我时间糟心!”


 


这辈子除了王雄坤,王俊凯从来没被哪个长辈滔滔不绝地骂了五分钟,气焰在头顶火旺旺地烧,王俊凯早已在忍无可忍边缘,正要跳脚,王源适时地走过来,瞬间掐灭了他的盛焰。


 


“老师,我今天画什么?”


“你啊…我想想…”董乐教学向来随性,突然,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王源,张口道,


“你画张自画像吧。”


 


第一时间察觉到王源僵硬的反应,王俊凯站起身俯视着董乐,毫不客气地质问,


“你这人是不是故意找事?”


董乐没理王俊凯,目光也未挪动分毫,


“你没尝试过吧。”


“没有。”王源实话实说。


“试试看,有些人觉得自画像是最难的作品,你也试着把你心中的自己用画笔表现出来。”


“你分明是在强人所难。”王俊凯出头,“你没看到他很为难吗?”


董乐淡定地靠在座椅上,边发着短信边懒洋洋地回应,


“如果他希望自己止步不前,可以不画。”


 


“我知道了。”


 


短暂的情绪起伏又被完美地隐匿在表象下,王源默默地坐回位置上,只是迟迟未动笔,王俊凯看着王源面对着白纸,许久后才踌躇着拿起画笔的模样,气的狠狠瞪了董乐一眼。


 


董乐也没好脸色,“你瞪我干嘛画你的,还有你别打扰他,让他自己好好想。”


“我…”


 


王俊凯瞟了眼已经动笔的王源,只好强压下心头的愤懑,拿着可怜的白纸和鸡蛋出气。


 


偌大的室内仅有笔尖与纸张擦蹭发出的簌簌声,也不知过了多久,董乐忽然说了声自己有事便让两人在画室自顾自地画着,等那人走后,王俊凯终究是被焦灼地耐心全无,他看到王源静坐在位置上凝望着眼前的画板,手中已经没有了画笔,像是画完的样子,便悄声来到王源身边。


 


然而注意到王俊凯的靠近,王源不等那人看到便飞速地将画纸抽走,眼神闪避着说道,


 


“我还没画完。”


 


王俊凯刚想回应,视线却被别处所吸引,只见白色调色盘里,大片红色颜料独自显眼着,而笔刷上却还未来得及沾上些许,王俊凯蹙眉,转头去看王源的瞬间,竟发觉那人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罕见的失魂落魄。


 


王俊凯想也不想地握住王源的手,


 


“我刚无聊,也画了幅东西,想给你看看。”


“什么?”


 


王俊凯对王源故作神秘的一笑后,立刻把人拉到自己大作前,在看到画面的刹那,王俊凯注意到王源眼里的怅惘已然被疑惑所替代。


 


“你这画的什么?”


 


王俊凯反手指了指自己,“跟你一样,自画像啊。”


 


王源望着纸张上那个头顶胡乱涂上一层黑,两只眼睛占了大半张脸,腿比上身还长了数倍的“四不像”,再度不可思议地望向身边那个人,


 


“你真觉得自己长这样?”


 


“眼睛大还腿长,不是我是谁。”王俊凯顾不得那么多地胡言乱语,末了心虚地补了句,“很丑哦?”


 


王源没说话,只是默不作声地盯了会儿王俊凯的脸,随即他再次将视线投放在那幅自画像上,这样一来二去数回后,忽然,王俊凯听到一声轻笑。


 


他以为他听错了。


 


然而在王俊凯转头看向那人的刹那,他发觉王源笑弯的双眸里,好似提前坠入今晚即将满布夜空的星尘般,璀璨得让人挪不开目光,而在自己印象里那从未上扬过的嘴角,也像是被调皮的星星使坏般,牵起他未曾见过的,令人心动不止的弧度。


 


王俊凯怔怔地凝视着王源笑开了的模样,只觉得那张稀罕的笑颜里,此时此刻流淌着汩汩不绝的甜情蜜意。


 


他竟是看痴了。


 


“真好看。”


“嗯?”


 


对上王俊凯视线的那秒,王源的下巴已被人伸手抬起,笑声戛然而止,只见王俊凯毫无预备地倾身,迫不及待地吻上王源的双/唇,如同含着一块甜到心底的蜜果般,王俊凯无法控制地跟着了魔似的吮/吸着,好似要把它化成液体,与自己满心的爱意交/融相凝。


 


片刻的间隙里,王俊凯贴上王源的唇/瓣,低声呢喃着,将方才想说的话一点一点地补全:


 


 


“你笑起来真好看。”


 


 


自画像终究是到夜幕降临也没能完成,等王源回到自己房间,他一声不吭地将未尽的画作铺开在画板上,随后他坐在画前,手不知何时已经握着沾染上红色颜料的画笔。


 


笔尖逐渐靠近画中那张干净右脸,然而,就在红色的颜料即将触碰到画卷的刹那,笔毫无征兆地从王源的手心滑落,只见他倏而起身,飞奔进房间的浴室,下一秒,空荡的房间里传来滔滔不竭的水流声,霸道地打破了伊始的沉静。


 


浴室里,王源正直直地看着镜面,从小到大,他一直都不愿直面镜子里的自己,可是此刻,他却不知为何,就这么纹丝不动地站在那儿注视着。


 


双手在清水的冲刷下早已淋湿淋透,忽然,王源缓缓抬起沾满水的右手。


 


起初只是颤颤巍巍的擦了那么一下,而后便有了第二下,第三下,到后来王源竟是不管不顾地,用那只湿漉漉的手去反复用力地揉搓脸上那块本就不该属于自己的红色印记。其实他分明知道的,他分明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块印记只能用方裴藏起来的药水才能消去,可是他好似魔怔了一般,对着镜子里那张他从来都不想看到的脸,一遍又一遍去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可惜老天好像是成心要跟他作对般,那块猩红的印记在不断的摩擦下并未消退,反倒愈来愈醒目。蓦地伴随一声轻响,那双沾满水渍的手无力地垂落在身侧,紧接着,镜子里的人牵起嘴角,在溢出一声颓然的苦笑后,王源嘴唇微动,轻声地将当时画室里隐秘在心底无法回应的那份委屈,宣之于口,


 


他想要告诉王俊凯,


 


还可以更好看的。


 


 


 


------------


这里是我一直一直想写的地方,以至于我写到最后觉得自己下一秒要心肌梗塞了。


真诚地祈祷lof不要再在我发文的时候崩!


连着两天更,宠我吧各位,谢谢。


 

评论
热度(3593)
© 面不面念不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