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眼神的锐气,嘴角的笑意,都是我最爱的少年心气。

【团兵】等你(be)

#01

利威尔坐在分部旧教堂的台阶上,月亮很圆,却不亮,只有朦胧的月色轻轻地罩着利威尔的视野。

难得的平静,或者说是,久违的平静。

利威尔取出颈上的怀表,时针已经过了数字2,秒针还在“咔嚓咔嚓”地走着。永远是一个频率,不会因任何事而懈怠一小步。

在他砍巨人的时候,他和利威尔班出任务的时候,他骑着马做墙外调查的时候,他的战友一个个被吞进巨人口中的时候,他看到艾尔文下命令的时候,艾尔文拍他的肩以示安慰的时候,他与艾尔文相遇的时候,艾尔文不在的时候……

咔嚓,咔嚓,严谨又残酷到让人窒息。

利威尔将怀表放回胸前,金属冰凉的触感让他不自觉地皱了下眉。教堂前的小路依旧那样平静,不会有想念的人从远方策马归来。利威尔叹了口气,转身进了教堂。此时怀表已经沾上了他的体温,贴在胸前,感觉正好。

#02

第二天醒来时太阳已经升起了,初生的旭日给早已破财不堪的教堂带来淡淡的温暖。利威尔习惯性地打开窗子,远眺起通往教堂的那条路。

一如既往的安静。

他走到门前拿着扫把开始了一天的例行打扫,他已经洁癖三十多年了。清理楼梯的时候他听到嗒嗒的马蹄,利威尔掏出怀表,十点整。

紧接着就有人站在教堂门口喊他的名字,利威尔扫干净最后一点灰,索性提着扫把就下了楼。

门口站的是韩吉,不出所料,她来给他送食材。利威尔打开袋子看了看,又是土豆,洋葱这类易储藏的食物。他没有言语,转身示意韩吉跟着进来,瘦小的身影慢慢模糊在教堂内部的阴影中。

韩吉一下子感到莫名的熟悉,竟怔在那里没有动。韩吉第一次见到利威尔的时,艾尔文还不是调查兵团的团长。

一日皇城贵族召集调查兵团的士兵入城,傍晚回来时韩吉便看到跟在艾尔文身后的少年。那时夕阳正艳,玫红的光从利威尔身后投出来,韩吉看到了这个少年逆光的剪影。

小小的,又是那坚强。

而韩吉现在眼前利威尔的背影和记忆中的差不出分毫,一直粗神经的韩吉也在那个瞬间多愁善感起来。

墙还是墙,太阳还是太阳,有些人还是记忆中的模样,而有些人被世界吞噬得精光。

利威尔转身,看到了韩吉含泪的眼。

#03

“韩吉你刚才的样子还真是难看。”利威尔进了房间冲给她一杯茶。

“你的嘴还是这么毒诶——”韩吉撇撇嘴恢复了平时神经质的模样。

利威尔侧头瞥她,又是懒得再说话。韩吉也没有搭腔,教堂一片平静。

静了很长时间,利威尔翘着二郎腿托起下巴望天,韩吉双手握着杯子轻轻摩挲,他们很久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安逸。

而后,韩吉杯子落在桌面的一声轻响结束了这段缄默。“利威尔,下次我来的时候兴许可以给你带些鱼了,你知道WALL●MARIA夺回计划成功后土地面积增加了,所以也能多养些牲畜鱼虾了。”
利威尔还是望着天空,表情不变,偶尔有几只大雁结伴飞过平静的天际。

“韩吉,你要知道,Wall·Maria不是我们终止前进的标志,这个世界本应全部属于人类。”
“你说的没错,但是利威尔你也知道,这次 Wall·Maria夺回战争折了调查兵团半数以上的兵力,剩下的士兵多多少少也受了伤。104期的新兵里让,康尼他们可能也无法在战场上战斗了。就连埃尔文他也…… ”
 

“韩吉!”利威尔转头叱她的名字。

“抱歉啊。”韩吉低下头,眼里是挥抹不去的悲伤。“不过,利威尔你真的要知道,埃尔文不会再回来了。他已经,为人类献出了心脏。”
 

“别说了。”利威尔起身为自己倒了杯茶,茶已经有些凉了,他皱着眉喝下去,抬眼看着韩吉。

“埃尔文他答应过我,战争结束后一起去看海。”

利威尔说这话时眼里泛起一丝波澜,稍纵即逝。“所以,我相信他,他会回来的,我愿意等。” 

韩吉想扯出一个笑来却又在自己认为肯定难看得要死后放弃了。“呐,利威尔,我是不是没有跟你讲过我和埃尔文的故事?”

利威尔扬扬眉,不置可否。

韩吉也没顾他有什么表态,自顾自地说起来:“我和埃尔文一向关系很好,好多人现在还认为是因为埃尔文不会对我的研究感到恐慌和反感……”

但只有埃尔文和韩吉知道,一次巨人活体研究失败导致一个士兵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生生被实验体吞了脑袋,鲜血一下子从他被咬断的脖颈处四溅出来。

恐慌,惊叫,实验体的嘶鸣……那一瞬间所有人都乱了阵脚,实验体还在扯着脖子攻击周围的士兵。

一个新兵颤抖地拔出刀子,颤颤巍巍,颤颤巍巍地后退了几步,在实验体的一声嘶吼后冲过去砍掉了它的后颈。巨人被击中要害后倒地而亡,四周战士紧绷的神经一下子缓下来,三三两两地瘫在地上,只有韩吉愤怒地扯着新兵的领子怒吼:“那是宝贵的实验体!!!你怎么能杀了它?!!”

韩吉听到有人说她病了,甚至有两个士兵攥住了她的手腕。这个时候埃尔文走到她的面前,驱散了众人,安排好实验体的处理事宜,之后蹲在她的身边。

韩吉这时已经跪在地上低声抽泣,埃尔文大力拍上她的肩膀,韩吉透过泪光看到了这个金发男人一如锁定猎物般坚定的双眸,埃尔文说:“韩吉,请带给人类希望,调查兵团需要你,人类需要你!” 

韩吉第一次觉得,她从前种种被嘲讽不理解,甚至遭到叱骂的研究变得那样有意义。她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她感受到存在的温度,她咬着牙,泪水大滴大滴地滚下来:“为人类——献上心脏!!!”

#04

“哈哈……我也说过为人类献上心脏的这种话。”韩吉轻笑着结束了这段回忆。

整个过程中利威尔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只是安静地听,期间抿了几口茶。

『利威尔,韩吉是个非常稀少的人才,她有一般人罕见的热情和执着,我们一定要好好发挥她的能力。』

“宪兵团说埃尔文是个残忍的人。”韩吉哑着嗓子说道,“但是对于我来说,埃尔文的残忍是他勇敢的象征,只有能舍弃一切的人才可以带给人类走向光明。”

『利威尔,我时刻都可能放弃战士们的生命,我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他们的家人。但是,我别无选择。』

“别人说我们都是埃尔文的棋子,我从来不信。埃尔文是我的战友,是人类的希望,我一直都这样坚信。就算我只是一枚棋子,我也心甘情愿,因为我早就许下了[为人类献上心脏]的诺言。我坚信埃尔文会让每个人都发挥最大的价值。”

『利威尔,我是一个罪人。我背负着太多的希望和罪孽,我多希望自己只是在下一盘棋,弃掉的棋子下一局还能摆回原位。但是我不能。我必须带着这一切走下去,不留遗憾。』

『埃尔文……』

『别动,让我抱抱你。』

『……』

『利威尔,我很怕,我怕有一天人类不再有一线生机,我怕我会早你一步死亡。』

『别说胡话……我信你,我会为你献上心脏。』

“韩吉,埃尔文就是这样的人,明明你知道他很危险,又拒绝不掉他的靠近。大概他就是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吧。”

#05

利威尔想到了他与埃尔文的初遇,在肮脏的地下街。“他当时对我说,你的格斗术很精彩,叫什么名字?其实他早就知道我叫利威尔,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就被他骗。”

韩吉听到这里轻笑出声。

“他说,难道你这一辈子就窝在地下街里了吗,要不要跟我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但安稳的生命比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更有吸引力,所以我拒绝了他。

可他继续对我说,利威尔,我们就像被困在笼子里的鸟,明明知道外面很大很美,却无力挣脱。我们明明有飞翔的权利怎能甘愿在笼子里坐等消亡?我们都有翅膀,都能追逐我们的蓝天。

埃尔文当时指着天对我说,利威尔你知道吗?墙外的世界有海洋,它就像我们看到的天一样蓝一样辽阔。为人类的自由而战,那么现在只能在书中看到的海就属于你,我和全部人类。利威尔,为人类献上你的心脏吧!”

利威尔看向韩吉,眼中情绪难解。

“所以……你就答应他了?”

“嗯。”

“埃尔文真是个恶魔啊,无论谁都拒绝不掉这样的邀请,哪怕是献上心脏……可怕!”

韩吉小声嘀咕着,利威尔又转头看着窗外。

他没有告诉韩吉很多事,譬如埃尔文对他说一起去看海,譬如埃尔文为第一次斩杀巨人弄得满身是血的他披上自由之翼的战袍,譬如他们并肩看过的月色,譬如他们挂在胸前的一对怀表,譬如这个旧教堂中埃尔文的表白,他的亲吻,他的温柔,他的双手,他的眸子……利威尔都记得如此清晰。

每一个失眠的夜晚他都能听到埃尔文的低声呢喃,“利威尔,我爱你。”

笨蛋埃尔文,我也是啊。

#07

“利威尔。”韩吉看着时间站起身,“时间很近我得走了,认识你这个战友真好,以后也一起战斗吧。为了……人类的自由永远地献上心脏!”

利威尔用右手砸向心脏的位置,除此之外无需他言。

“有些东西,我还是必须要交给你。”韩吉在门口时转过身来,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物件放到利威尔手心,她的眼神真挚明亮。“利威尔,我们等你回来。”

韩吉这次真的离开了,利威尔听到了马蹄声渐行渐远直到又是一片寂静,他这才脱了力般倒在椅子上。

韩吉给他的,是与他胸前的一模一样的怀表,埃尔文的怀表。他把胸前的怀表取出来,与另一只放在一起。他的怀表还带着体温,暖暖的秒针咔嚓咔嚓地走着;埃尔文的那只冰凉,时间早已停在战争的那一天,它和他,都再也无法走下去了。

“埃尔文……”利威尔轻念他的名字,“我一直以来自欺欺人地等你,结果你还是……”

利威尔吻上怀表冰凉的外壳,一如在朦胧的月色下埃尔文俯身吻他的唇。

“你真是个混蛋啊……埃尔文……”

#08

阳光如昨,蓝天依旧,这条路他还得继续向前走。

我为你献上心脏,你,为人类献上心脏。
 

——————————

半年前写的文,相遇的设定被官方打脸啪啪啪,要考试了,发上来求好人品w
 

评论
热度(6)
© 面不面念不念 | Powered by LOFTER